快乐飞艇基本走势图
您當前位置: 首頁  >  媒體江大

中國教育報:高水平大學建設的突破點在哪里

發布時間:2019-03-26|瀏覽次數:

在剛剛結束的全國兩會中,“推進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”再次被納入政府工作報告。“雙一流”建設有什么樣的共性和特性?中國的一流大學距世界一流大學有多遠?“雙一流”代表哪些能力、行為或結果?……

日前,由長江教育研究院、江蘇大學、江蘇教育現代化研究院主辦的2019鎮江·長江教育論壇在鎮江召開。來自國內高校的50多位領導及教育學者齊聚一堂,共同探討高水平大學建設、大學內涵建設以及大學評價等前沿問題,為高水平大學建設和實現教育強國夢貢獻智慧。

資源堆砌無法支撐高水平大學建設

“雙一流”建設如火如荼,但是在學者眼中,很多大學對內涵式發展熱情不足,既缺乏遠景的規劃,也沒有制度改革措施。

為了探究高水平大學的建設規律,浙江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長眭依凡教授先后調研了香港、美國等地數十所高校。在他看來,一流大學建設不是僅靠資源就可以支撐起來的,“利用高校自身的治理結構,提高資源配置效率,能有效提升高校發展的內生動力。這是給我國‘雙一流’建設的一個啟示”。

“外延式發展是傳統的一種發展模式,以速度和規模為發展要素,內涵式發展則是現代發展模式,強調的是質量和效率。”眭依凡認為,外延式發展主要靠投入,投入后規模就可以擴大、速度就可以提升,但追求質量和效率的內涵式發展則要強調改革。

“通過優化高校結構,轉變發展方式,創新發展能力,通過大學內部治理體系的現代化來實現內涵式的發展。” 眭依凡強調,大學內涵發展的途徑就是構建結構,創建一個依據效率優先、整體設計、民主管理、依法治校的原則來構建大學的治理結構。

據了解,香港科技大學用20年時間沖進了世界一流大學行列,但它僅有理學院、工學院、工商管理學院、人文社科院四個學院,教員700人不到,各類學生14000多人。

“香港的大學成功的主要原因就是管理部門允許大學自主發展,而且研究跟教學之間是融合的。”嶺南大學(香港)副校長莫家豪認為,作為高等教育的教師、研究人員,不應只是為了研究排名、發表文章。學校非常重視研究能不能轉化成學生學習的內容,能不能提升香港總體的教育水平,更重要的是學校的研究能不能對社會經濟有好的影響。

以“生態思維”規劃“雙一流”建設路徑

“如果說大學是教育的皇后,那么,‘雙一流’便是皇后的皇冠,‘雙一流’A類高校就是皇冠上的明珠。”南京大學黨委書記胡金波以哥德巴赫猜想來類比“雙一流”引起了很多學者的共鳴。

“育人為本,人才為基,貢獻為王,是南京大學‘雙一流’建設的三個基數。”在胡金波看來,學校破解哥德巴赫猜想的方法是需要尋找到南大的阿基米德杠桿。其中,最重要的支點是改革創新,要向改革要活力、向創新要動力,而難點在于需克服學校學科建設過程中的“布朗現象”。

布朗現象指的是分子的無規則運動,反復的碰撞消耗大量能量。學校要堅持由無序走向有序,提高資源配置效率,這就要優化管理。尤其是克服學科建設過程當中這樣無序的狀態。胡金波介紹,學校努力構建具有南大特色的學科生態體系,該體系是寶塔型的,非電線桿型的;是成長型的,非干預型的;是體系型的,非條塊狀的;是特色性的,非體重性的。在“雙一流”建設過程中,讓不同學科的教授在不同崗位上發揮著作用。充分調動各個方面的積極性,讓每一個人都有出彩的機會。

“假設目標是把冷水燒到120攝氏度,上半場水溫上升迅速,任務順利完成,而到了下半場就要創新方法、方式、模式、工具。”在首都師范大學校長孟繁華看來,這樣的“半場理論”隱喻在于,下半場的重點是探索突破拐點的“高壓鍋”,深化綜合改革并且重新構建教育生態。

江蘇大學校長顏曉紅則認為,大學的構建要圍繞人才成長的規律,并將其放到大環境里來考慮。除圍繞兩個縱向環境:高等教育的發展進程和科學技術的發展態勢,還要圍繞兩個橫向環境,一個是國際合作高等教育的格局,另一個就是行業和經濟社會發展要求,“只有在這兩縱兩橫的大環境下遵循人才成長的規律,才能辦成真正一流的高等教育”。

內涵式發展不能靠數據說話

“現在不少高校在建設‘雙一流’時,非常關注數字、數據。從數字角度來看,的確不少高校的數字非常好看,但是事實上,現在的部分學校,與上世紀80年代相比,那時的校園更像是一個大學。”會議現場,華東師范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長閻光才拋出一系列問題,引起現場專家的熱議。內涵式發展所強調的內涵是什么?內涵是數據嗎?

閻光才認為,大學的本質不是簡單通過數據能夠反映出來的。關注“雙一流”,不可避免地關注數據,但不能唯數據論。

閻光才認為,圍繞著數據所形成的是一個完完全全的管理思維、經濟思維。數據帶來的最重要的是生態問題。教師入職初期,在證明是否具備學術實力方面,數據具有一定的價值。但是進入到職業中期教師能力已經被認可后,是否還需要一系列的數據考核方式?

“最重要的一點,我們要強化一種信任機制,然后要維護權利,擁有權利,才會更好地履行義務。才能夠讓大學變得更成熟,讓學者、讓學生快速成長起來。”閻光才說。

“大學的內涵和建設路徑,說起來都是文化問題。”廈門大學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別敦榮表示,中國有 2600余所高校,普通高校有不同類型、不同層次、不同所屬關系,也有不同的服務面向等各種差別,在這些差別存在的情況下,需要根據不同的組織特性去協調好大學文化的價值矛盾關系,通過這樣一種協調來使得中國大學呈現出百花齊放的特點,而不是千校一面。這樣一來我們中國大學離內涵式發展建設高等教育強國就不遠。

“政策研究不是推磨,而是賽馬,比的是快而準,積極響應國家重大戰略,在求真和務實中找到平衡點和突破點。”長江教育研究院院長周洪宇表示,“推進高水平大學建設,不僅要加快‘雙一流’建設,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,還要完善教育法治,實現大學治理體系現代化。”周洪宇表示認為,加強高水平大學的建設,最根本的、最基礎的、最長遠的是要從教育的法治建設入手。

文章來源:《中國教育報》2019年3月26日第6版

文章鏈接:http://paper.jyb.cn/zgjyb/html/2019-03/25/content_515104.htm?div=-1

快乐飞艇基本走势图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 德胜娱乐 时时彩后2稳赚方法 梦升娱乐 重庆老时时开奖视频 爱赢时时彩 pk10技巧实战 pk10稳赚心得技巧交流篇 360彩票计划软件官方 二八杠游戏作弊器下载